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笛声

博主在此欢迎您的光临,请……

 
 
 

日志

 
 
关于我

走过了酷暑严寒,走过了崎岖蜿蜒,来到了春风吹拂的山坡上,一阵风雨之后,远处传来了牧笛声声,它是那样的悠扬,那样的撩人向往……

刘教授到我家  

2007-12-20 08:32:17|  分类: 工作履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的雨中,那载着刘老师的小车缓缓地离开球场,拐过弯,向着校门外的大道远去。记得那时我举着右手,轻轻地挥动着,透过雨雾,模糊地看见,车中人也打着同样的告别的手势。车已经消失在雨雾之中,不见了。我还是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任凭雨水的洗礼,两天来所经历的事情又一幕幕地如波涛般涌动在我的眼前。

记得那是9号11点多钟的时候,我接到广西教育学院韦玉娟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是过几天,广西语言学会老会长、广西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刘村汉老师要到融安、三江两县进行汉语方言现状的田野调查,希望我能够协助刘老师顺利地完成在融安的调查工作。她还特别提醒:刘老师是个工作狂,但也喜欢喝些酒。我别无选择地答应了她的请求,因为现在此地就我一个人是广西语言学会的会员,和韦玉娟又是老同事,能不答应吗?更不要说是在广西语言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老教授了。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记忆中的刘老师的形象逐渐从几年的接触中汇聚起来。

我知道刘老师,首先是从看了他的《柳州方言词典》开始的,对他那种深入调查辛勤写作的精神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0年参加完广西语言学会第二届学术年会后,为了我更好的修改我的《广西融安的“燕子话”和“四六连”》一文,学会秘书长、我的入会介绍人、广西电大的封家骞副教授给我寄来了刘老师写的《论民间反语》、《藤县倒语三种》、《襄阳捻语》等论文,看后我深受启发,对如何写作起到了相当大的参考作用。

2002年广西语言学会第三届学术年会在玉林市举行,对刘老师原来我只是读其文而未识其人。这一次却有辛聆听他对语言工作者的充满殷切期望的发言,其中的我更是深受鼓舞了。在玉林师院举行的闭幕会议上,当刘老师手里提着一个皮夹子,走进梯形会场的时候,整个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信步走到我的前排,只见他微胖的身材,发福的圆脸,头发已经稀疏了,看来是个和善的老头。一坐下便打开那夹子,呵,原来是一个手提电脑。在听会的过程中,还不时地弄着他的电脑,具体做什么却不得而知了。

唉!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想不到的是我有可能会更近距离地接触到他,可以向他请教了。想到这,心里难免有些复杂和恐慌。心里感叹道:中国汉语方言的最后一座富矿——广西的汉语濒危语言将迎来它的正式开采者,一项新的汉语方言的研究工程就要正式启动了!

几经变动,15日晚上8点多钟,当我接通刘老师手机的时候,他刚到县汽车站,正在下车。我说我马上去接他,他说好的,但马上又说县里接他们的人来了。根据他的提示,我问是不是韦亮和,他说是的是的。说时迟,那时快,代表县政府去接他的县文体局党组书记、老同事15w(我们对韦亮和书记的爱称)恰好走到了他们的跟前。刘老师把他的手机交给了15w与我通话。按15w的吩咐,我急急忙忙赶到县招待所。唉!说起来事情也就这么巧,接待者正好是15w,如果是我不熟悉的,或者……,那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去为他们的到来而接风,更不要说后来的工作了。

在陪同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又叫来了现在融中的老同事张国义老师。让他充分地展现了他几年来研究融安汉语方言的成果,使得接风餐增加了几分学术的气氛,也为后来的工作奠定了基础。在交谈中,我说起了国际音标。刘老师问我用哪个版本,看我答不出,刘老师爽快地说,等下去你家。我马上用国义的手机与妻子通了电话,让她有所准备。这样在晚上9点多钟,刘老师与他同来的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的韦采珍女士及15w、张国义等匆匆来到我家。一进门,刘老师就叫我打开电脑,给我安装并教我使用他们开发的专用的国际音标等多个软件。这样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多钟,他们才拿着《融县志》、《融安县志》等回县招。当我们清扫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妻子送给刘老师吃的那一片西瓜 完好无损地放在写字台上。我估计:很可能他们从南宁出发到现在,连脸都还没有抹过一把啊!他真的是一个工作狂啊!

16日上午,在县招二楼的上海厅,我首先看到的是刘老师拿着标有很多标签的两本县志及我复印的三江县志的部分语言与民族志叫韦女士去复印。唉!昨天晚上那个时候他们才回招待所,真不知刘老师他躺下能有几个小时呢?这对青年人来说,问题估计还不大,可是,对于一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他能坚持得了吗?我有些为他担心了。接着进行的是语言分布现状的调查。由县语委的老覃主任主讲,其他人补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晃,一个上午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中午,匆匆地吃了几口饭,刘老师就首先离开去收拾行李,韦女士不敢怠慢,也离席而去。我们也匆匆结束,于12点多钟又来到我家,打开电脑,马不停蹄地进行龙南话(由县实验小学的余昌雄老师发音)、阳山话(由张国义老师发音)的录音工作。一直到下午3点多钟,录音刚结束,15w叫来的小车也已经停在了宿舍区前的老球场上。因为上三江的班车很快就要开出了,韦女士还想看看我的有关平话研究的藏书,刘老师又匆匆喊道:“时间,时间!”是的,时间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宝贵了,而我们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实在是不应该呀!

送走了刘老师他们,我才感到一身的疲倦,也感到一身的轻松,还感到无限的鼓舞和力量。使我想起了刘老师在他编纂的《柳州方言词典·后记》中说道的:“词语所涉及的有某一点没弄明白就不敢下笔,常常为了揣摩条目的用法而苦苦思索,六神不安,头饿肚子昏(柳州方言,说话没头没脑,颠三倒四),如三伏天蹲在火炉上,被受煎熬。饭桌旁心有所获,立即放碗提笔;卧榻上神有所会,马上起身伏案;讲台上联想到什么,突然暂停讲课,随手记下来。真所谓梦绕神牵,如痴如醉。”“莫道是殚精竭虑,苦不堪言,每有所得,欣然忘我,手舞足蹈。用柳州话来说,算癫到蔸了(彻底着魔)。”在和他接触的一天时间里,在他的行动中,我看到和印证了一个成功者之所以能够成功的人生轨迹。的确是一个人要取得成功,除了坚定的意志执着的追求以外,更多的是由疯狂工作的辛勤汗水所凝结而成。而爱酒的一面我还没有发现。

刘老师在一天之内,曾两次对我说:“要相信你自己。”是的,我相信我自己!在一些方面,我的条件有其独特的优越性,我应该尽可能地利用自己的有利资源,沿着自己既定的方向,不忘老师的嘱咐与希望,抛开思想杂念,像鲁迅说的那样“躲进小楼成一统”,一心一意,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科研理想。为汉语方言的研究添一块砖加一片瓦,哪怕是小小的一块,小小的一片!

         

                                                                        2004.6.17.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