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笛声

博主在此欢迎您的光临,请……

 
 
 

日志

 
 
关于我

走过了酷暑严寒,走过了崎岖蜿蜒,来到了春风吹拂的山坡上,一阵风雨之后,远处传来了牧笛声声,它是那样的悠扬,那样的撩人向往……

梦回老家  

2009-08-31 10:27:56|  分类: 写景抒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天已经朦朦亮,大街外面已经听到有车子行走的声音,我却在这个时候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故事是这样的:

       我夹着教案等工具上课去。懵懵懂懂的却搭上了回老家的班车,转眼间就回到了老家。我放下随身携带的物品,不见父母亲在家,我想:是不是在“烂巷园”(我家在村边的一个菜园)种菜呢,便向菜园方向走去。我走在熟悉的“中间巷”(村人对我们那条街巷的习惯称呼)这街巷上,看见七公一家人摆着一大桌子的饭菜在他们的厅堂中,正在吃饭呢,我不想惊动他们的口味,便悄悄地走过其门前,估计他们正是在美味的享受之中,并没有发现我的路过。走到五公的门口,看见他的大门虚掩着。我又向着三叔他们家的门前走去,他们房前的空地上还有大量的新猪毛,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想必是刚刚杀罢猪吧!这时,也不见他们房前地坪上有一个人,我想:是不是他们也正在吃着新鲜的美味呢?我不想去凑热闹,便转身向着生产队的大禾坪方向走去,向着烂巷园走去,去寻找我的父母双亲……

       在不知不觉的漂浮之中,不知道怎的,我却径直来到了舅舅家石岩村前,看见很多的人正从田里面用撮箕挑出泥浆来,还有些人在放砖,哦,他们正在打泥砖呢!我便问挑着泥浆来到我身边的邵老表弟:“这是谁家在放砖呢?”他说:“你还不看得出吗,是给你念之三舅家做的呀(即吴赞之的弟弟)。”我说:“怪啦,现在人们都用火砖了,他还去做泥砖,花钱也是一样多的呀,这样又何必呢?是不是他太守旧了呢?”老表说:“他讲,泥砖房凉快,火砖房太热了,不好住,所以,大家就给他放泥砖了(我们老家叫打砖坯为放砖)。”我又问:“大舅、舅妈在家吗?”他没有回答我,继续着挑他的泥浆去了。我心神不定地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村前一家商店中挂满了各式服装,各式商品,真是琳琅满目,丰富极了。在漂浮中,我突然想起上课的时间将要到了,便抬起手来,看看腕上的手表,发现手表不转了,停了,变成了“定钟”(老家叫不走的钟为‘定钟’,出处又因为一个人名而来,很富于幽默感)。便问路边的一个表侄子,他拿出手机一看,说是下午三点钟了。我急了,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声:“该生(这是学习我妈妈的说法,她总是喜欢说好听的字眼,人家说‘该死’,而她偏要说‘该生’,我也受到了影响,因而如是说),旷课了!”

       此时,我没有找到我的父母双亲,也没有看见我的舅爷舅妈,也顾不上与众多的在放砖的老表们道别一声,便匆匆忙忙向着公路的方向跑去……

     “快醒,起来了,吃早餐了!”我转身醒来,脑海还是漂浮不定的感觉。怎么,不是坐车,是躺在床上,是妻子叫我起床了。啊!原来是一场梦,一场神游故乡的梦。呵呵,没有迟到!说着便一个转身爬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