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笛声

博主在此欢迎您的光临,请……

 
 
 

日志

 
 
关于我

走过了酷暑严寒,走过了崎岖蜿蜒,来到了春风吹拂的山坡上,一阵风雨之后,远处传来了牧笛声声,它是那样的悠扬,那样的撩人向往……

网易考拉推荐

大良石门仙湖游记  

2012-07-13 17:45:36|  分类: 寻幽探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境洞湖岩,一体浑成,活水源头,石穴澄潭宜小艇;
        天桥中上下,千寻危矗,丹霞望外,龙宫仙阙认岑楼。

       看着这收集在《融安县志》上的美籍华人、纽约的潘力生先生咏融安县石门奇境联。我又想起了,七月二日那天,我们学校的党与工会联合组织的刚刚开放的大良石门仙湖游。

大良石门仙湖游记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那天,天气很好,真的是晴空万里,又是炎热的七月,加上如此的艳阳高照啊!那种热烈的天气气氛,你会想象得出是多么的热气冲天,我们顶天立地不加遮挡走在宽阔的山间新修的水泥路面上,感受如此的阳光,你想不汗流浃背才怪呢!

       说起大良石门,这是很久以前我便便闻名了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期,曾经集中了全县的劳力来修建这里的水利工程,那时候想来必定是人山人海啊!我因为那时候做民办教师,没有机会参与,还深有遗憾呢!后来到了东起中学教书,曾经到了石门水库的上游,东起的流陵村前山脚下,站在水边,看着茫茫的湖面,蓝蓝的湖水,消失在弯弯曲曲山间,想象着行船在其上感受那种“两岸青山相对出”绿水青山的那种美好感受,但是,只是想象罢了,没有机会踏上那只行船,没有实现这美好的愿望!

       我与曾副校长、韦副校长以及阿咪四个人坐一辆车,当我们来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走在前面去了。我们按着新修的道路前行。从艳阳高照的“热烈地面”沿着那装饰有石栏杆的台阶一级一级地往下走。不多久,就听到深深的石岩下面有哗哗的瀑布水声。如果不是修理得整洁的阶梯以及人群,看着那“大石围”似的岩洞,估计很多人都不会再往下走了,当然我也是情同身受。渐渐地,太阳消失了,热气散去了,一阵一阵的凉意扑面而来。顺着凉意,不多久我们便走到了岩的地层。这是一条洞中河流,北端有一条高高的瀑布哗哗地飘下来,形成阵阵水雾,笼罩着源流下来的岩中,那个凉意啊,真是舒服到了极点。感受到从炎热的夏季一会儿就到了凉爽的秋凉里。而且有着那春天的润湿、秋天的爽快。一看就知道,这是来到了石门水库的坝首之下,岩洞的最底层,再往前走十多米地,我们坐上了游览小艇,往黑黑的洞中划去。幸好的是两位副校长正是富年的身强力壮,强力踩船不断前行。渐渐地又出来了阳光,这里是一个石围似的天井,又见到了阳光。在经过这之后,船儿又渐渐进入到黑暗的洞中,经过叫做“狗仔泷”一段狭长岩中水路,最后出到山外的一条相对宽阔的湖面上,眼看着青山座座,荡漾在绿水之上,真的神怡而心旷!之后又回游,回到那个中间的天井。我们在这里上岸,步行于渐渐向上的溶岩之中。我们慢慢地沿着石阶走着,观赏着克斯特溶岩的千奇百怪造型,直到回到山口处,我与县教育工会郭副主席两人谈论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那块有名的“大良石门洞团褰碑”。据说是县文管所要走了,但我知道《融安县志》有那个碑文,我会见到的,虽然以前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回去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了。最好,当我看到最高层的石门水库面的时候,问起管理员,说是这里到东起的流陵有八里地,很快水泥路面就要铺设好了。心想:等到有一天,我要坐上车子漫游整个水库才好!

       回来后,我翻开了《融安县志》,找到了“大良石门洞团褰碑记”。不看不得了,一看吓一跳。这真的是一块难得的一百五十多年前我们这一带地方匪乱的记载啊!以前我不太了解的史实,都可以在这碑文里得到了解答。真是比那天“游洞”更为爽神。因此,我用了一点时间,对原文做了一点整理,把有关的内容收录于下,留着以后我研究、写作的参考,也供给有兴趣的你去慢慢品读为是。

附录:

大良石门洞团褰碑记

从来一治一乱,乃天地之气数使然。而生不逢辰,适遭其会。

吾辈于道光末,有贼魁孔亚福、乔老苗、陈武养、陈土养、龚宝成以及梁、刘、周等(此特略举其首而已)。各统党羽少不下千,头系红巾,自号平靖王、太平王,俱萃于柳城县之太平墟为渊薮。凡属邻疆必遭劫害,犹是倏来倏去,至咸丰三年九月廿四日大举入寇。是冬,前辈误请罗勇,地方浪费多钱,本望协力助剿,殊知反往沙子招党立巢,此举大为失计,咎将谁归。自此生民涂炭,多避山谷之中,而贼众川流不息矣。

四年夏,孔贼等驻扎潭头乡蹂躏月余,五月土匪乘势竖旗于木林村(已封石人村胡家谷仓)。初十日起团击散。越二月十二,孔贼等纠合沙子土魁黎弟玉等,驻于吾等三村焚杀,直至六月初六日始退。各处山岩俱已打破,不但牛马财帛一空,而被捉杀毙者复不少。余居此上岩,连打六日,闻各山奔散,孤立无助,终退出岩。

未几,县城失陷,卢主逼劫下船,逼入柳境后以女衣还。斯时风波四起,而寇曹、覃等旋踵继起,俱被团诛。腊月终,卢主调四镇锋丁合征沙子一带,逾月始平。而黎贼魁未获正法。

五年二月初六,孔贼等复统党近万扎于同御团之古老村。卢主□□□□□□□□□□□□调团,贼败北,死约数百多,故五六年间稍获安靖。

迨卢主昇天,许主接任。七年五月,陈贼等驻扎于大良西村等处,初九分股窜入吾境,力击贼败。初十合击贼营,互有伤损,而贼毙者多十二。贼移扎潭头,越后贼众团溃,且县城失守,许主避之泗顶,扒匪李文茂遂拒城为伪官,合县沸腾,似无主矣。

斯时贼皆留发,故他处从贼者众。惟吾东局誓不相从,奈何田禾难收,权暂议□□服,贼窜东乡。九月贼改,退出西村。吾东局阴欲聚团,适□全主接任,泗顶谕饬思管各团合剿。八年正月十九,思管各团虽统锋□聚集□吾等三村,未经大敌即星散鸟飞,枉费东局数百钱,想亦劫数使然,非人力所能挽转。二月十三,李文茂统伙扎于吾等三村,空无所掠,二十三日始退。从此贼更猖獗,遂合土晖兰永俊(后投诚封贼仍被伙杀)等分扎西寨大□坪等处,日行焚杀,路无行人。吾东局是岁停耕,伙避异域。五月廿六日,肖大□偕贼(时已投诚今官任中军)提师一过,全主复城,人心稍定,暂归故乡。

惟吾等附近大坪仍无宁日,更有大股土匪称为翼王,久占南京,业已开科取士。于九年八月统党十余万众从吾地经过,各处山岩一日攻破,惧而辨粮。幸吾等僻居此岩,免罹其祸。

十年,□刘大宪征剿大坪,调方投诚之贼首周德(时在从化岗浔村方谬剃发)及吾等各团合攻,未曾平服撤师他征。四月二十九日,石大股匪复临吾境,捉去多人,吾在此亦获平安。

按自咸丰三年避贼山岩至十一年春始得家居,屈指已历九寒暑矣!及今犹设局立团起锋防御,不敢稍疏,各小村僻路尚遭劫害。于戏田荒芜而支费多,受毒深而历年久,虽罄南山之竹事述难周,惟差东局一隅,殃流极爆。嗣后噬人肝,饮人血,事事皆真,莫道虚传之语。

清同治六年丁卯岁季秋月谷旦竖石匠黄国梓镌

  评论这张
 
阅读(41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