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笛声

博主在此欢迎您的光临,请……

 
 
 

日志

 
 
关于我

走过了酷暑严寒,走过了崎岖蜿蜒,来到了春风吹拂的山坡上,一阵风雨之后,远处传来了牧笛声声,它是那样的悠扬,那样的撩人向往……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粤语之-----平话  

2013-11-27 22:4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振兴中华《粤语之-----平话》

  平话主要使用于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北各地和湖南省与广西毗连的道县、宁远、新田、蓝山和通道侗族自治县等十多个县的集镇和部分农村中。此外,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富宁县等地也有一部分人使用平话。关于使用平话的人口,《中国语言地图集》……都说使用平话的人口大约二百多万人。这个估计数字显然偏低了。根据我们的最新调查资料,三省(区)使用平话的人数远超二百多万人这个数字。 

         秦汉时期设立桂林、象、南海三郡,征发百万军民戍守南疆,形成广西最早的独立的汉语方言———平话。到了唐宋时期,平话成为广西比较统一使用的公共通用语。以桂林市郊县、永福县、南宁市郊县平话居民较集中。从临桂县沿铁路到南宁市、横县,以及邕江上游、右江沿岸,沿途水陆交通要道附近,都散居着平话居民。以柳州市为界,分为桂北平话和桂南平话。   

     平话  名称古代即有,涵义至今不明,属汉语何种方言尚无定论。据《宋史》及族镨载,平话居民祖先是宋代从山东随狄青南征广西屯驻下来的。使用人口200多万。以桂林市郊县、永福县、南宁市郊县平话居民较集中。从临桂县沿铁路到南宁市、横县,以及邕江上游、右江沿岸,沿途水陆交通要道附近,都散居着平话居民。以柳州市为界,分为桂北平话和桂南平话,两者差异较大,互相听不懂。桂北平话语音系统与西南官话、桂北湘方言、客家话、粤语、闽方言均不象,混合程度高,通用程度低。桂南平话在语音、词汇及语法等方面受粤语影响较大,内部差异不大,王力曾认为应属粤语。以南宁市亭悠交拔淼墓鹉掀交坝镆粝低成?2个,韵母43个。  

      第五个特点是方言多。广西的方言之多,堪称全国之最。广西流传比较广的语种有6种:流传在南宁市、钦州市、防城港市、北海市一带的“粤语”;流传在桂林、柳州一带的“官话”;流传在梧州市、玉林市和贺州地区一带“客家话”;流传在南宁地区、百色地区、河池地区一带的“壮话”,以及“桂北湘南的方言”、南宁市郊的“平话”等,还有瑶话、侗话、仫佬话等语言。  

       粤语、西南官话、客家话、平话、桂北湘方言、闽方言6种。粤语使用人口最多,其后依次是西南官话、客家话、平话、桂北湘方言、闽方言。  <br>  <br>  1.1 平话方言的分布和分片 平话主要使用于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北各地和湖南省与广西毗连的道县、宁远、蓝山和通道侗族自治县等十多个县的集镇和部分农村中。此外,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富宁县等地也有一部分人使用平话。关于使用平话的人口,《中国语言地图集》A2“中国汉语方言图”文字说明,以及B14图的文字说明都说使用平话的人口大约二百多万人。这个估计数字显然偏低了。根据我们的最新调查材料,三省(区)使用平话的人数远超二百多万人这个数字。在广西,以平话为母语的大约就有数百万人之多。广西平话大体可以分为桂南平话和桂北平话两片。桂南平话主要使用于宾阳、邕宁、横县、贵港、上林、马山等县和南宁市郊区以及左、右江流域的一些集镇和部分村庄中。桂北平话主要使用于桂林市郊区和临桂、灵川、永福、龙胜、富川、钟山、贺县、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等地的集镇和村庄中。桂南平话内部的一致性比较大。在桂北平话中,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的平话比较一致,它们跟桂南平话也比较接近,以声调为例,融安平话六个舒声调中有五个调的调值分别与桂南片的心墟平话相同或相近似;而广西灵川、龙胜等地的平话因受湘方言和西南官话的影响,跟融安、柳城等及桂南平话的语音差别比较大,最显著的是入声韵的塞音韵尾[-p -t -k]消失,变成开尾韵母,原来的入声调或自成调类,或并入其他舒声调。请比较下列心墟、宾阳等四处平话的声调,并拿南宁白话和广州话作为参照。 附图 <

    从调类、调值的异同情况来看,云南省富宁县的平话跟桂南平话基本相同,而湖南南部的平话则与桂北灵川等地的平话相近。因此,平话方言可以分为下列三片:①桂南平话,包括桂南和云南富宁一带的平话。②融柳平话,包括桂北的临桂(五通和两江等地区)、融安、融水、柳城、罗城、柳江等地的平话。③灵龙平话,包括桂北的灵川、龙胜、富川、贺县、钟山和湖南省南部各县的平话。融柳平话和灵龙平话在《中国语言地图集》里,都叫“桂北平话”。 使用平话的人,其民族成分绝大多数都是汉族,但广西龙胜县泗水和江底一带的部分红瑶和富川县的平地瑶均已放弃了自己的母语而改用平话。南宁市西部和邕宁县部分地区的壮族,罗城黄金、龙岸一带的壮族、仫佬族和湖南通道县的侗族也有不少人兼通附近的平话,连他们的民歌也多用平话来编唱。平话在各地的自称不大一致,南宁市郊区、邕宁、平果、桂北的临桂和湖南的宁远、道县、通道等地自称平话;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一带自称百姓话。由于说这种话的人在当地落籍较早,故后来到达的,说西南官话的人把他们当做士人,称其方言为“土拐话”;或在地名之后加上“土”字,如灵川土话、富川土话等。右江和云南富宁一带则因说这种话的人多从事甘蔗种植业故又称为蔗园话;左江一带和宾阳附近的壮族、瑶族人民也有称之为客话的(是主客的“客”,而不是指客家话)。各地叫名虽然不同,但一般都不排斥“平话”这个统称。对平话的“平”字没有一致而又满意的解释,有人说因为这种话的音调平缓,故而称之,也有人说这是平民百姓的话(与官话的“官”字相对),未审孰是。为行文方便,本文统称为平话,而在分析各地语言特点时,则依旧例仍称之为桂南平话、桂北平话或心墟话、宾阳话等。 <br>  <br>  1.2 平话形成的历史以及与西南官话、白话和其他民族语言的关系 说平话的人一般都说他们的祖先是从北方或中原来的。例如宾阳、邕宁、横县等地,很多居民的族谱都记载他们的祖先是北宋年间随狄青南征,从山东青州府等地经湖北、湖南到达广西邕宁、宾阳等地征战屯戍,而在这里落籍定居的。南宁市亭子附近有些村子就以平西、平南命名。1949年春,当地人还举行盛大的“平西、平南村开村九百周年纪念”活动,从1949年上推九百年,跟《宋史》卷一九○兵制“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增置雄略指挥,广州、桂州各二,全州、容州各一,更加募澄海,忠敢、雄略等军,以四千人守邕州(今邕宁、南宁),二千人守宜州(今宜山),一千人守宾州(今宾阳),五百人守贵州(今贵港)”的记载基本相符。其实,广西汉人并非来自一时一地。从秦始皇开辟岭南,“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徙民五十万戍五岭”以来,汉人南迁,定居广西各地的,无世无之,不绝于书。例如《横州志书》卷二风俗:“横地三代以前政教未通,秦徙中州处居西瓯,迨汉开学于郁林,历唐及宋,代有占籍,多自各省。”《柳州府志》卷十九兵制:“(明)永乐初,调湖广、贵州军征广西蛮,遂留戍其地,后贵州军以征麓川撤回,独留楚军万人分戍桂林、柳州、平乐诸州邑。”等等。唐宋以后,北方汉人因当官、贬谪、经商、避乱等原因零散进入广西,羁旅不归的人也很多。历代移民大多是从中原地区经湖北、湖南,沿今湘桂铁路或循漓江、柳江南下而定居于桂北、桂中、桂南等地,也有些人滞留在湘南一带。来自各地移民的不同方言在桂林、柳州、南宁等地彼此交流,融合发展,并受壮侗诸语言的影响而逐渐形成一种汉语方言,我们姑称之为“古平话”。在西南官话和粤方言进入广西之前的一千多年间,这种“古平话”曾经是湖南南部和广西南北各地百姓的主要交际用语,也是当时官场和文教、商业上的用语。我们从壮语、侗语、水语、毛难语、仫佬语、拉珈语和苗语、瑶语以及云南省的傣语中都存在着不少汉语老借词,而且这些老借词声、韵、调都比较一致的情况就可以证明“古平话”内部的声、韵、调是很一致的。由于“古平话”的深刻影响,在广西中南部地区十多个县的壮族语言中形成了一种以“古平话”为基础的老借词语音系统——读书音。当地初通汉文的壮族百姓都能用这套读书音来读汉文书刊和文书契约。 西南官话是明朝傅友德、沐英等人平蜀征滇、调北填南之后才大量进入广西的,历史比平话短得多,但由于它是“官话”,凭借它在官场、文化、教育和商业方面的优势,很快就在广西各地的县城和部分集镇通行开来。 

.1 平话的形成 讨论方言的归属,既要着眼于方言共时的特点,也要注意历时方面有无共同发展的经历。桂南平话和白话语音相近,所以目前不少学者主张平话归属白话。但要确立这一主张,还必须探索平话的历史,说明它和白话经历过共同发展的时期,或目前平话已经失去基本特点,完全为白话所替换。但事实并非如此。 <br>  平话目前虽然不是一个大方言,但它在广西地区的历史却比当地其他几个汉语方言都要久远。就目前所知,官话是在宋代以后,特别是明代傅友德、沐英平定云贵(1382年)以后进入广西北部的,存在不过六百多年。白话是清初海禁大开、洋货涌入以后,由广东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商人、移民循水路带入桂东南的,存在也不过三百多年。客家话是清乾隆以后广东沿海的客家人向内地反向移民时带入的,时间更为短促。湘语则主要是近一百年来由湖南湘语区的移民带入的。但据史籍记载,早在汉唐时就已经有汉人进入广西地区了。因此,广西当地必定早已存在一种和上述各种方言都不相同的汉语方言。这种汉语方言应该就是平话的前身,可以把它叫做“古平话”。 <br>  有一种传说认为平话是由北宋狄青征讨广南西路蛮首侬智高时(1053年)所率领的军队带入的。据史籍记载,侬智高平定以后,这支军队的一部分就留驻当地,不再北归。从所在地区看,侬智高的根据地是在左江流域境外越李朝的广源州(现越南高平省广渊县),而目前广西平话的分布以古官道、宾邕地区及左右江一带最为集中(云南富宁在右江上游,当时也属广南西路),似乎还反映出当时用兵和镇守的态势。从方言渊源看,留戍军队中多山东青州、莱州、登州籍人,而平话区的居民也大多以山东为祖籍,目前胶东文登、荣城等方言中古全浊声母清化后塞音塞擦音仄声字不送气,平声字白读音也不送气,表明早期的情况正和平话相同。如荣城话:附图{图}。这一传说因为有历史记载和语言事实的支持,很多人认为可信。  

    看来上述史实和平话、特别是桂南平话存在某种关联。不过平话的形成如果只和所说留戍军队相联系,恐怕是不全面的。桂北平话区就不存在与上述史实有关的传说。因此,比较稳妥的看法也许应该如梁敏、张均如所认为的,平话是汉唐以来从中原地区及湖湘等地进入广西一带的移民、商人、官吏、军人所说的汉语,在少数民族语言以及后来其他汉语方言的环境中,经过长期发展而成的一种汉语方言。

平话在历史上曾经是一个强势的方言。它的分布面积要大于现代平话。从汉越语反映的情况看,它的古全浊声母的语音特点早在十世纪前就已经形成。它还向周围非汉语大量输出借词。这种情况和广西地区在古代具有较为重要的军事经济文化地位有关。但清初以后,两广的经济文化重心移向沿海一带,广西地区相对变得落后,平话也开始衰落。如果说平话在早期还能对桂东粤西的白话施加影响,附图{图} <br> 

    上一例反映目前同一音值的韵母具有众多中古韵类来源,下一例显示同一中古韵类分化为不同音值的多个韵母,都是不同方言影响的结果。平话今非昔比。数百年来,面对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优越越来越大的官话和白话,平话的分布地区日渐缩小。它不仅从绝大多数城市退出,退却到集镇和农村地区,而且逐渐由社会交际工具向家庭内部用语蜕变。目前桂北平话区和湘南土话区、粤北土话区作为双方言区或多方言区,居民对外多使用西南官话或客家话和粤语,桂南平话区内白话也日益通行。社会交际作用的逐渐丧失还使各地平话失去交流机会,导致方言分歧的加剧。而这一结果反过来又将进一步加快平话丧失社会交际作用的过程。 

 

 

罗定能话、吴川话也是平话中的一种。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