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笛声

博主在此欢迎您的光临,请……

 
 
 

日志

 
 
关于我

走过了酷暑严寒,走过了崎岖蜿蜒,来到了春风吹拂的山坡上,一阵风雨之后,远处传来了牧笛声声,它是那样的悠扬,那样的撩人向往……

网易考拉推荐

地方志中的人物该怎么写?  

2016-09-24 18:03:07|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续修地方志工作已全面铺开,我没参加过什么会议也没听过什么报告,但也接到任务,要整整有关资料。突然想到,这志书该怎么写?有没有人物志?找了些有关资料来看,对续志要求不外乎就是“观点正确、体例完善、史料翔实、特点突出、文风端正,力求做到思想性、科学性、资料性和可读性的统一。”把前些年编的志书拿出来翻翻,里面文字、数据是不少,只是感到很枯燥,因为没有地方人物在里边活动。读书人谁都爱看《史记》,那就是里边有很多的人物传记,且三言两语就把一个个人物写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不管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

  想起去年末一同学要我协助查找他领导转托的北京某部门某人找祖上先人袁绩懋在顺昌忠词旧址事。与顺昌有关部门联系,后又与同学至顺昌,据顺昌有关人员说没找到忠词旧址,还说正好要出差去这领导所在地,要去见该领导。我说你要去也要有个东西啊,人家托你办事,你什么也没有还再去烦人家?找不着旧祠也要有个在什么地方的遗址照片,或是送一本《顺昌县志》啊,这事县志一定有载的。他说有载的,他手上就捧了个前些年编的《顺昌县志》。翻出其中一页,拿过一看,袁绩懋事仅两三行了了数字,末句说道:“为红巾军击毙”。我同学把这书一扔,说这样的书送给人家人家还不是这样把你扔了?

  袁绩懋何许人?据《清史稿》载:“袁绩懋,字厚安,顺天宛平人,原籍江苏阳湖。父俊,道光九年进士,官河南知县。绩懋,道光二十七年进士,以一甲二名授编修,散馆改主事,分刑部。旋丁父艰,服阕,授例以道员赴闽。时漳、泉初下,好事者欲多杀以邀功,而清查叛产,尤多诬陷,人心汹汹,将复叛。总督庆端檄绩懋往治其事,至则集众於庭,取叛册焚之,胁从者皆获免,人情大安。皆曰:“使君活我!”事竣,委赴延平府会办军事,即令署延建邵道。

  粤匪时窜邵武,势张甚,绩懋亲督军士,夜扑贼营,贼惊溃,追斩悍酋数名。贼大愤,鸠众出儳道陡截之。我军既寡,又军实未备,战不支,乃退守顺昌。防军仅数百名,相持月馀。有劝之弃顺昌、守延平者,绩懋以:“顺昌为省垣屏蔽。顺昌不守,则贼长驱直逼省城,大势去矣!且数万生灵,视我进退为存亡,敢轻去耶?”於是守益坚,贼不得逞,乃潜隧城,实火药,地道发,城陷,贼蜂拥进。绩懋知事去,躬率死士战西门,连刃数贼,贼以骑突之,仆地,引刀自杀,刺不及,贼执而去,刃乱下,醢而死。时咸丰八年九月十二日也。事闻,优恤,赠按察使,入祀京师及阵亡地方昭忠祠,世袭骑都尉。嗣常州、顺昌奉特旨建专祠,追谥文节。子学昌,官至湖南提法使。

  绩懋绩懋性通敏,书过目辄成诵,号称淹雅。著有诸经质疑十二卷,通鉴正误十卷,汉碑篆额考异二卷,味梅斋诗草四卷。”

  短短五百来字,把袁的生平简要写出,从他在“漳、泉初下”时,“好事者欲多杀以邀功,而清查叛产,尤多诬陷,人心汹汹,将复叛。”在这种情况下,“总督庆端檄绩懋往治其事”,页袁采取的办法不是多杀邀功,而是“至则集众於庭,取叛册焚之,胁从者皆获免,人情大安。皆曰:“使君活我!””你看,不同的思维,不同的处置,没有更多的人头落地,社会也安定了,百姓还称赞他。志书人物怎么写?这就被记入史册了。

  袁在延平时闽北社会不安定,于是领兵往邵武平“匪”,却被“粤匪”困于顺昌,城破,“躬率死士战西门,连刃数贼,贼以骑突之,仆地,引刀自杀,刺不及,贼执而去,刃乱下,醢而死。”写出了一个官员的勇敢、气节、大无畏。但那顺昌新县志却是说在当时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下袁去平乱却“为红巾军击毙”。一个“毙”字写出了顺昌的水平。今天也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如果写今天的乱事也说地方官员去办事而被袭死亡的事,也写上“为民击毙”?天大笑话。不管是看清史稿还是看常州或其它地方史料提到袁绩懋都是把他当忠烈志士,只有顺昌县写志的人在写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下的事时会赞扬“贼”举,把“红巾军”围城破城杀人做为好事来写。

  当时一个“毙”字让我开口问:这志书是历史老师写的吧?回答是肯定的。中学历史老师。

  巴尔扎克说:“历史有两部,一部是拿来做教科书用的,一部是藏起来的。”(大意,准确说法去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找)我们从做学生时学历史就是只要按书本抓住时间、历史背景、事件、历史意义即可,只要是“农民起义”都是革命的,都是缓和了土地兼并、促进了社会进步、推动了历史发展,殊不知许多这样的“革命”却使社会的发展停滞了,使人民的生活更加困苦了,使历史的车轮倒转了一两圈。我们学的历史是巴尔扎克说的两部中那部做为教科书中的一部,老师自己也是从这部学出来再教学生的,如果请这样的老师写,那是不能要求他们如太史简、董狐笔一样如实记录历史的,何况那还是早已过去了近二百年的早可定论的事。因此那天我电话问方志委:我们志书是谁来编写呢?回答是:老师。于是我心惕惕。

  又想到,如果志书中都要求写好人物志,写好当代地方有影响的名人,那也可能会成为一部乱志,会为今后读志的人增添很多不必要的难题。如果有这要求,地方官员一定要大量入志,因为“如果”没有他们的作用,地方就不会发展,地方就会停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部志书就可能成为一部现任当地领导的丰碑。其他地方上的各业名人都是在地方领导下取得成绩的......这可从他们的总结、述职报告及其它材料中看出来的。只是,反面的、曾经的领导会不会入呢?我想是应该入的,但是一定不会有。比如,南平前些年出了轰动全国的卖官县委书记丁仰宁,全国各新闻媒体都报道过,他的名言:“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如果不入志,那这志书真是有缺陷的,那志书也真是没什么看头了,虽然今天贪官贪的数额比丁当时要大得多,更何况此类落马的官员还多着呢。

  古人是相当看重如实记录发生过的事的,还特别重视事件中的人物。没有了人物,这事就活不起来,没有了人物,这地方志就是一堆数据,死气沉沉。文天祥在《正气歌》里写道“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之句就是对史官真实记录历史事件的说明。《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春秋时,齐国大夫崔杼把国君杀了,齐国的太史在史册上写道:“崔杼其弑君。”崔杼怒,把太史杀了。太史的两个弟弟继续写,都被杀,第三个弟弟仍这样写,崔杼没有办法,只好让他写在上。又据《左传;宣公二年》载,春秋时,晋灵公被赵穿杀死,晋大夫赵盾没有处置赵穿,太史董狐在史册上写道:“赵盾弑其君。”孔予称赞这样写是“良史”笔法。不知道今天这样的“良史”还有多少?今天的良史有几个兄弟的头拿来写志书?

  但我不担心志书成为地方领导的丰碑,因为志书在出书前有评审阶段,还要由“编纂委员会、党政领导及上级部门等进行若干次的评议审查”,最后修改定稿,交付出版印刷。只是,地方志上没有人物,这地方就象个没人在这活动的地方,象个还未开发的****地或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